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靈異 → 黃河傳聞

黃河傳聞

荒山老狗 著

連載中免費

  黃河傳聞小說荒山老狗是此書的作者,這本靈異懸疑小說的主要人物是李志文蘇瑤,小說講述的是東北剃頭匠的陰森往事,那天,李志文的理發店半夜接待了一個女人,后來就傳出......
  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死亡輪回從中,能得到什么好處?
  而且最讓我琢磨不透的是,蘇瑤為啥把自己打扮成那樣?想到她那條繡著花圈的黑裙子,我頭皮就狂跳。
  打開微信,我連珠炮般向死亡輪回發問,但和我想的一樣,它壓根就不理我。
  我點了根煙,點開死亡輪回的頭像,放大,它頭像的背景,是條黑黝黝的河流,完全看不到彼岸。
  夜色下的河邊,樹下,正吊著個白色的人影,那人影扭曲而模糊,臉雖然對著屏幕,卻分辨不出男女。
  總感覺圖像里的人影,正對著我笑。
  我后脊梁一涼,不敢再繼續看了,連忙關閉頭像,在微信里劃拉到蘇瑤,點開。

94.3萬字更新:2020/04/03

在線閱讀

  黃河傳聞小說荒山老狗是此書的作者,這本靈異懸疑小說的主要人物是李志文蘇瑤,小說講述的是東北剃頭匠的陰森往事,那天,李志文的理發店半夜接待了一個女人,后來就傳出......

免費閱讀

  幾天前,我微信里莫名其妙多了個好友,叫“死亡輪回”,我看不到它朋友圈,也不知對方是男是女。

  我每天在理發店從早忙到晚,刪它我都嫌浪費時間,也就沒在意這事。

  直到有一天,死亡輪回發來條消息:

  “管隔壁老頭要根煙,獎勵五百。”

  我尋思這人逗我玩呢,就隨便回了句:“你誰啊?幾個菜喝成這B樣?”

  死亡輪回:“不信你可以試試。”

  當時我正準備去理發店,恰巧隔壁張老頭下樓倒垃圾,我就順便管他要了根煙。

  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過了沒多久,我真收到了來自死亡輪回的紅包,五百元。

  這事就怪了。

  可不管我怎么問,死亡輪回都不告訴我它這么做的動機。

  這人不是瘋了,就是有錢閑的腚疼。

  起初我尋思,可能有個故意整人的節目,先暗地里跟拍我,然后通過微信紅包,迫使我干些丟人的事,從而達到博觀眾眼球的效果。

  類似的節目外國也有,叫“社會實驗”,網上有不少這種視頻。

  但我不在乎,有錢賺就行,只要別讓我干壞事,我管它丟不丟人呢。

  不久后,死亡輪回又發來類似的消息,內容無非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管人要根煙,管美女要手機號,午餐連吃三份盒飯啥的。

  獎勵從三百到五百不等,我干脆來者不拒,照單全做,短短幾天時間,我就賺了兩千多。

  想我李志文活了20多年,終于特么遇到件好事了,這錢賺的也太舒服了。

  但讓我做夢都沒料到的是,今天,“死亡輪回”直接跟我玩了票大的。

  我在縣里開了家“志文理發店”,生意還湊合,上午那會,我正在店里給人剪頭呢,死亡輪回突然發來消息:

  “過了午夜12點,有個穿黑衣,黑鞋,腳踝系黑繩的女人,會來找你理發,接待她,獎勵五萬!”

  我盯著手機屏幕,心臟哆嗦了下。

  前幾天看電視,有個叫《匠人精神》的節目。

  說起匠人,至少有兩個行當,現在基本已經絕跡了,第一個是賒刀人,小時候我偶爾還能聽見,村里有人喊:“磨剪子菜刀哩!”

  另一個則是剃頭匠。

  我們李家三代人,都是剃頭匠出身,以前學手藝那會,爺爺曾反復叮囑我,剃頭匠有三大禁忌。

  首先,午夜12點是大忌,只要過了這個點,上門來剃頭的,多半是些不干凈的東西。

  這是其一。

  其二,穿黑衣黑鞋的女人,在剃頭匠眼里,是不詳的象征,在我們老家農村,出殯時,女人才會這么穿。

  而只有一種人,會在腳踝上系黑繩。

  死人!

  死亡輪回所形容的那個女人,剃頭匠的三大禁忌,居然讓她全占了!

  很明顯,這件事有風險,但也解釋了為啥,獎金能從之前的幾百塊,一下提到五萬。

  我現在有些明白了,死亡輪回先是一步步引我上鉤,讓我嘗些甜頭,其目的就是為了今天。

  “你到底是誰?究竟想干啥?為什么……要我給那個女人理發?”

  “那女人又是哪來的?你咋知道她今夜要來找我?”帶著一肚子疑惑,我連續發問。

  死亡輪回:“別問,照我說的做,錢一分不會少你。”

  為了表達誠意,死亡輪回先預支了三萬過來,并明確表示,只要過了今晚,剩下的錢會立刻到賬。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一夜暴富,必然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正所謂狼行千里吃肉,想賺大錢而不承受風險?世上沒這么好的事。而且我實在太缺錢了,我根本無法抗拒五萬塊的誘惑。

  說句難聽的,我李志文這條爛命,恐怕都不值五萬。

  至于農村那套封建迷信的說辭,我也從來就沒把它們當回事。

  我李志文是個堅定的無神論者,從不相信什么鬼神之類的,所謂規矩也是人定的。再說了,現在都啥時代了,剃頭匠會的那些發式,也已經拿不出手了。

  此前,我專門去南方那邊的美發沙龍,當了幾年學徒,省吃儉用存了些錢,這才敢回縣里開店。

  思前想去,我咬了咬牙,還是決定接下這活。

  夜里九點多,我送走最后一個客人,卻不急著關門,而是獨自留下來,惶恐地等待著。

  平常這個點,理發店早關門了,但今天不一樣,我要迎接一位特殊的客人。

  拿了錢,事就要辦。可我總感覺,就算讓我給死人剃頭,也不至于像現在這么害怕。

  好不容易過了午夜12點,大街上突然開始起霧,我瞅了眼門外,黑壓壓的霧鋪天蓋地,把路燈都遮住了。

  街上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

  我正在里屋看手機,就聽咔嚓一聲,理發店的門被推開了。

  一個穿黑色連衣裙,腳穿老式黑布鞋的姑娘,走了進來。

  這姑娘進屋的時候,帶進來一大片灰色霧氣,長發在霧氣中散落,大半夜看的怪嚇人。

  我深吸了口寒氣,盯著她仔細打量,十月底的天氣怪冷,這姑娘穿這么點出門,不冷啊?

  重點放在腳踝,我瞅的一清二楚,她兩個光溜溜的腳踝上。各系了根細細的黑繩。

  “李志文,是你?”

  我還沒開口,姑娘先把我認出來了,她居然是我高中時的校花,蘇瑤。

  因為家里窮,我高中只上了一年,就去南方打工了,跟蘇瑤也不是很熟,只知道她性子挺傲,有些瞧不起人,上學那會有不少男的追她,蘇瑤都不怎么搭理。

  不過看到久違的同學,我也挺高興的,這些年沒見,蘇瑤比以前更漂亮了。

  我趕緊招呼她坐下:“美女,這大半夜的,你咋一個人跑出來剪頭啊?”

  蘇瑤臉色有些白:“我睡不著覺,出來散步透透氣,李志文,想不到幾年不見,你居然成了托尼老師,混的不錯啊。”

  我干笑著撓了撓頭:“勉強維持個溫飽,美女你呢?最近在哪發財?”

  蘇瑤沒回答我,而是冷冷問了句:“你這能洗頭吧?”

  我帶著蘇瑤來到里屋,讓她躺下,然后打開熱水,見到老同學,先前的恐懼和不安一掃而空,不過我跟蘇瑤本來就不熟,上學那會,雖然我倆同班,可我這種相貌平平的農村窮孩子,自卑是天生的,哪有勇氣和校花說話啊?

  只記得,蘇瑤從來沒正眼看過我,高中一年,我倆幾乎也沒啥交集。

  洗頭時,我和蘇瑤都沒說話,氣氛有些尷尬,我無意間發現,蘇瑤穿的這條黑裙子,樣式特古怪,布料也很粗糙,裙子里外一共三層,顯得又厚又笨重。像解放前農村婦女的著裝。

  而且裙子上,用白線秀著些奇怪的圖案,一環套一環的,我總感覺那些圖案看上去特像……

  花圈!

  另外,蘇瑤穿的鞋也不對勁,她這樣的年輕姑娘,為啥會穿這種老掉牙的黑布鞋?

  鞋面上還粘了不少土,像是剛從地里爬出來的。

  按理說,蘇瑤家里不差錢,不該穿這么埋汰啊。

  不過話說回來,蘇瑤的發質真的很好,抓在手里又柔又滑,跟水草似的。

  洗頭,按摩頭皮,吹干一條龍過后,蘇瑤對著鏡子看了看,很滿意地沖我笑:“多少錢?”

  我本來還想著給她設計個發型啥的,原來人家只是過來洗個頭,出于客氣,我連忙擺了擺手:“老同學,還要啥錢啊?你來捧場就夠給我面子了。”

  蘇瑤沖我眨了下美目:“李志文你真好,下次還來找你。”

  洗完頭,蘇瑤也不急著走,而是站在那,直愣愣盯著我看,弄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志文,我想求你件事……”

  過了好一會,蘇瑤才打破沉默,小聲道。

  我有些受寵若驚:“啥事你說,我肯定幫你。”

  蘇瑤靦腆道:“我出門忘帶錢了,你借我一百打車,行不?”

  這就是漂亮小姑娘的魅力,這種扯半天結果沒帶錢的,要換別人我早不樂意了,但在蘇瑤面前我也沒說啥,去里屋取了一百塊錢,遞給她。

  蘇瑤拿了錢,跟我互相加了微信,約好改天道謝,就離開了。

  那天夜里我回家后,翻來覆去睡不著,蘇瑤前腳剛走,死亡輪回就發來了轉賬,這人至少很講信用,也不多墨跡,剩余兩萬直接到賬。

  但這五萬塊賺的,卻讓我一點都高興不起來,我總琢磨這事的背后,透著股陰毒的寒意。

  死亡輪回和蘇瑤之間,到底是什么關系?它咋知道蘇瑤會在午夜,來找我洗頭?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浙江20选5中奖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