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靈異 → 棺中人

棺中人

三兩二錢 著

連載中免費

  棺中人小說又叫做《陰陽龍棺》,這是由作者三兩二錢所原創的一本非常受歡迎的靈異懸疑小說,全文講述了在青龍山上有一座古碑,碑文上有八個字:活人勿進,死人勿葬。按照字面意思來理解,就是活人進去就出不來了,死人葬進去就不詳。
  中山裝就這樣抱著傻根兒上了車,爺爺捂住我的嘴巴,我大伯死死的拉住痛哭的大娘。我們就這樣看著那輛軍車絕塵而去卻又無可奈何,直到那汽車消失于我的視野當中爺爺這才松開了我,我立馬就追了出去,追到村口我無力的跌倒在地上放聲痛哭。
  爺爺走上前來抱起了我,我哭倒在爺爺的懷里大叫道:“爺爺,八千再也沒有哥哥了!再也沒有能為八千拼命的哥哥了!”
  我感覺到爺爺的整個身子都在顫抖,抬起頭看到爺爺那滿是皺紋的臉上老淚縱橫,爺爺跪在地上緊緊的抱著我道:“孩子,不哭,十世人兩兄弟,你跟昆侖永遠是親兄弟,別怪爺爺狠心,不管是他現在帶走昆侖還是你在二十三歲那年跟他走,對于你們兄弟倆來說都是好事,是天大的機緣。要怪你就怪爺爺,是爺爺沒本事不能護你們兄弟倆周全。”
  看著滿臉淚痕的爺爺,我又說不盡的心疼,我伸出手擦干了爺爺的淚道:“爺,不哭,八千不哭,你也不許哭。”
  “孩子啊,爺爺知道你心里苦,村子里的人恨不得你死,孩子們每一個都欺負你,嘲笑你有一個苦命的親娘,咒罵你是山鬼的野種,可是孩子,你要記住,你今日所經受的一切苦難都是老天爺欠你的,你早晚要加倍的從他那里拿回來,老天爺不讓你活著,你偏要活給他看,不僅要活著,更要活的漂亮,要出人頭地!今天所有看不起你羞辱你的人,遲早有一點要跪在你的腳下。”爺爺抱起了我道。
  我咬著牙點了點頭。
  爺爺擦干了淚抱起我回到了家,剛到家門口就看到吳隊長正在院子里急的團團轉。

94.1萬字更新:2020/04/02

在線閱讀

  棺中人小說又叫做《陰陽龍棺》,這是由作者三兩二錢所原創的一本非常受歡迎的靈異懸疑小說,全文講述了在青龍山上有一座古碑,碑文上有八個字:活人勿進,死人勿葬。按照字面意思來理解,就是活人進去就出不來了,死人葬進去就不詳。

免費閱讀

  “那你呢?”領導問道。

  “我沒事,快下山!”中山裝吼道,此刻我聽那腳步聲還有那朵黑云,已經漂到了不歸林的中央部位。

  “下山!都給我下山,不準回頭看聽到了沒有!”領導立馬下了命令,那些士兵們各個訓練有素,立馬開始撤退下山,吳隊長拉著我爺爺,我爺爺抱著我也開始往山下跑去,吳隊長一邊跑一邊道:“娘的,這青龍山里的妖怪好生厲害!軍分區請來奉若上賓的高人竟然也拿他沒有辦法!”

  我們就這樣匆忙的下山,而此刻的山上卻忽然起了狂風,轉瞬之間烏云密布電閃雷鳴,磅礴的大雨幾乎是接踵而至,爺爺抱著我抬頭看著天,念叨道:“到底是怎么樣的妖怪,竟然能引的天降異象?”

  “爺爺爺爺,那個叔叔不會有事吧?他能對付這么厲害的妖怪嗎?”我擔心的問爺爺道。

  “應該不會有事,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剛才他跪地念叨的是陰文,是早已失傳的跟鬼怪妖邪交流的文字。我只是聽老瞎子念叨過,這話連老瞎子都不會說,沒想到他那么年輕竟然有如此的本事。”爺爺道。

  大雨傾盆而下,下的人眼睛都睜不開,下的路面泥濘不堪,我們跑的非常狼狽跑到了半山腰的拐角,我對青龍山前山也是非常熟悉,我知道這個地方是最后一個回頭可以看到不歸林前古碑的地方,只要過了這個拐角就定然什么都看不到了,我心中既擔心那個中山裝的安全,又好奇他現在到底在干什么,他現在是在跪著,還是在跟那個妖怪打斗?我心里無比的掙扎,最后我決定看一眼,只一眼,要是不看一眼我想我以后睡覺都不會踏實!

  我悄悄的抬起頭,眼睛從爺爺的肩膀處伸出來,望向了那石碑的方向。

  我看到了那個中山裝,此刻站在大雨中的他,脫掉了上衣,在他的身上,環繞著一條青龍。

  此刻的他,沒有跪,而是站在那里。

  而在石碑的前面,那黑色的霧氣,凝聚成一張巨大無比的鬼臉。

  站立的赤膊的中山裝,抬著頭,正與那巨大無比的鬼臉對峙。

  這是我這輩子都無法忘記的場景,一個身環青龍的人,與一個比他高大無數倍的鬼臉對峙抗衡,氣勢不輸半分!

  那中山裝猛然的一跺腳,似乎要跟那個黑氣凝聚的鬼臉決一死戰,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爺爺的手捂住了我的眼睛,摁下了我的腦袋,爺爺怒斥道:“看什么?你不要命了?!”

  爺爺摁下了我的腦袋,抱著我火速的下了山,這時候所有的人都擔心的看著半山腰的方向,可是這個地方卻看不到那個中山裝的身影,那軍區首長急的團團轉,讓士兵們原地待命隨時準備沖上山去救人,就這樣過了有半個小時左右,那中山裝搖搖晃晃的下了山,遺憾的是他已經穿上了衣服,身上也看不到那條青龍。

  下了山之后他似乎非常的累,一頭鉆進了軍車里,過了一會兒首長下令軍隊的人也要撤了,這時候我爺爺抱著我看著吳隊長道:“吳隊長,借一步說話,你是不是想讓你的弟兄們活著回來?”

  吳隊長立馬激動了起來,他看著爺爺道:“老先生何出此言?您不是說沒有辦法嗎?”

  “三日之內,你讓這個穿中山裝的人單獨來見我,我便想辦法救出你的那些弟兄。這件事,我希望只有我們三個人知道。”爺爺一臉凝重的對吳隊長說道。

  吳隊長肯定是想他的那些弟兄們能夠救出來的,聽了這話之后立馬開著車去辦事,吳隊長走后我問爺爺道:“爺爺,你要是能救那些警察為什么不肯早點幫忙呢?那些警察叔叔也挺可憐的。”

  爺爺摸著我的頭道:“孩子,乘風老道士保你到二十三歲,我總要找個人幫你渡那二十三歲的生死劫啊!”

  吳隊長是個有辦法的人,第二天早上我剛睜開眼就看到那個中山裝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在了我們的屋子里,他正站在墻邊看著那掛在墻上老道士留下的九十四枚銅錢劍,這個中山裝現在在我的眼里已經是個超級英雄一樣的存在,所以在看到他的時候我十分緊張的道:“叔叔,我爺爺去地里干活了,說是太陽出來就回來,要不我去地里叫他?”

  中山裝回頭看了看我,對我笑了笑搖頭道:“沒事,我可以等他。”

  過了大半個小時,爺爺扛著鋤頭回來了,看到中山裝,他趕緊收拾了一下就去泡茶,泡好了茶之后,倆人就坐在桌子邊一開始誰也沒有說法,過了一會兒,中山裝說道:“在山上的時候,我聽見你起老瞎子,說老瞎子告訴你觀香術乃是請偏神,這個見解非常獨到,可否詳細說一下老瞎子?”

  “我知道,老瞎子就是我爺爺的半個師傅,是個陰陽先生。”我道。

  “孩子說的沒錯,我年輕的時候遇到的他,跟著他闖蕩江湖了些年,沒學到什么本事,就在這青龍山下給鄉親們看個風水啥的,年輕人,莫非你認識老瞎子不成?”爺爺拿起銅煙槍抽了一口煙道。

  那中山裝的眼睛落在爺爺的那桿銅煙槍上,我看到有一絲震驚從他的眼睛里一閃而過,不過他立馬就恢復了平靜點頭道:“不認識,我只是聽我師傅說過,江南有個劉瞎子,半瘋半魔半神仙,我以為是同一個人,想必是錯了。”

  爺爺笑道:“先生您是少年英才,想必尊師更是神仙中人,老瞎子只是個走江湖賣把式的,沒有幾斤真本領,怎么會與尊師結交。”

  中山裝看了看我爺爺,點頭道:“可能是吧。我聽吳隊長說,你有辦法救那些進了青龍山的警察?”

  “不是我能救,而是他能救。”爺爺笑著指了指我道。

  我嚇了一跳,那個中山裝也是吃了一驚道:“他?”

  爺爺站了起來,噗通一聲給這個中山裝跪了下來道:“實不相瞞,這是個苦命的孩子,他的親娘曾入青龍山后山三年而出,四個月后生下了他,之后她的親娘便含恨而死,此子命格奇特,但于天地而不容,龍虎山的乘風老道曾留下本命劍,護這孩子二十三年陽壽,今日斗膽,請先生護這孩子余生周全。”

  中山裝猛然的站了起來,他走過來一把抓住了我的手,那手指死死的扣在了我的脈搏上,這下我真的嚇住了,慌忙向爺爺求救,爺爺卻對我搖了搖頭道:“八千,你別怕。”

  那中山裝閉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受我的脈搏,我覺得有一絲涼氣從我的脈搏進入我的身體,游遍我的全身再次的從脈搏里游了出來。過了一會兒,他松開了我的手冷笑的看著我爺爺道:“你好大的膽子!別說是你,就是那江南的劉瞎子還活著,也不敢讓這孩子活命!”

  爺爺磕頭道:“非我老漢有何私心,實在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她的娘親秀兒又是極其孤苦之人。我實在是心生憐憫,這才留下孩子的性命。”

  “你以為拿那些警察的命跟我做這個交易我就會同意了?你瘋了,我沒瘋!”中山裝說道,說完他直接就要離開家里。

  “先生!我有三子一孫,雖不成器,卻不缺抬棺之人,這孩子雖然頑劣了點,心性卻也伶俐,若是先生不嫌棄,可以帶在身邊,哪怕是當個使喚的書童也好。”爺爺把臉深深的埋在地上對中山裝叫道。

  中山裝緩緩的停下了腳步,他回頭看了看爺爺,又看了看我道:“孩子我不帶走,先跟在你身邊,等需要的時候我會過來。”

  爺爺再次磕頭道:“林更臣謝過先生!”

  中山裝點了點頭道:“林老漢,我不是占人便宜的人,既然你先幫我養著這個孩子,我便也幫你養一個孩子,我聽人說你有一個親孫子,先天智力便有些問題,我可帶走幫你撫養,也算還你暫帶林八千之恩情,不知你可愿意。”

  早前就曾說過,陰陽先生命中注定五弊三缺,爺爺雖然只學了老瞎子留下的那本入門古書,依舊犯了五弊三缺,所謂的五弊三缺,五弊指鰥寡孤獨殘,三缺則是指錢權命。奶奶在剩下三叔之后便大出血死了,留下爺爺獨立撫養三個兒子,老而無妻為鰥,爺爺便犯了鰥字。

  之后二叔在幼年的時候走失,剩下了大伯跟三叔,三叔是個混世魔王,一直不肯成家就知道打架斗狠,而大伯雖然是村子里的小學老師過的相對平靜,可是大伯家的獨子也是林家唯一的后人卻智力有點問題,村子里的人都叫他傻根兒,爺爺認為這一切,都是因為他踏入了這一行所致,所以爺爺一直對三叔出去混社會十分的反感,他害怕哪一天三叔就橫尸街頭。

  此時中山裝竟然開口要帶走傻根兒,爺爺沒有絲毫的猶豫,他站了起來道:“先生稍等。”

  爺爺幾乎是跑著出的門,不一會兒便帶著傻根兒來到了這個中山裝的跟前,后面跟著我大伯還有不停抹眼淚的大娘,爺爺抱著傻根兒直接遞給了中山裝,傻根兒拖著鼻涕在傻笑完全不知道要經歷什么,看到我他咧嘴一笑道:“弟,喏!吃糖!”

  村子里的人都說林更臣有倆極品的孫子,一個是個傻子,一個是個孽障。

  我跟傻根兒自然也就是村子里孩子欺負的對象,傻根兒愛笑,不管別人怎么欺負他他都帶著笑,但是誰要是欺負了我,傻根兒便會跟誰打架,他人高馬大又一股子的蠻力,尋常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在他的世界里,欺負他可以,欺負弟弟不行。

  看到中山裝要帶走傻根兒,我跑過去哭著抱住了中山裝的腿道:“不要帶走我哥!不要帶走我哥,我不用你救我了,你讓我死了好了我求求你!”

  爺爺把我拉到了一邊,紅著眼睛看著中山裝道:“我這傻孫子能跟著先生你,也算是他的福分。”

  傻根兒看到我哭,他立馬拉下了臉,一拳頭就對著中山裝的臉上砸去。

  中山裝輕輕的抓住了他的手他便無法動彈分毫。

  “這孩子叫什么名字。”中山裝問爺爺道。

  “林昆侖。”爺爺道。

  中山裝點了點頭道:“我走了。”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浙江20选5中奖金额